罗臻

生平三大爱好:画画,追剧和写小说

夜里容易让人回忆起孤独的感觉

【原创】梦中人,与你相遇:第五章

         她变卖了家里所以值钱的东西,只希望能够再次找到丈夫,可是花出去的钱又再一次如同流水一般无情地流走。


  还好她没有把小房子给卖了,不然她和女儿就真的没有地方可去了,没有生活保障的萍芳带着一个五岁的孩子,生活过得甚是艰难。


  丈夫在的时候还好,他是个精明的人,这些生活琐事压根不用她操心,他也不要她理,只管让她享乐;而今丈夫离去,她就如同失去了依靠的孩子,再也找不到父母一般强壮的臂膀,只能任由生活这个无情的风雨的欺凌。


  自跟着丈夫外出经商,她在这一年多里也是增长了不少的见闻,这些见闻都是她在那闺阁里学不到的。从丈夫的口中,她知道了江南这一带有很多纺织工厂都会招女工,而且也需要大量的绣品。


  为了维持生计,也是为了照顾年幼的女儿,萍芳只能放下大家小姐的面子,甘愿到纺织工厂里当女工,四处去接一些刺绣的小零活。


  可以说,在女儿的大部分记忆里,母亲就是一个辛劳的纺织女工,每天都要工作得很晚才回家,晚上还要做刺绣的活儿。


  为了分担母亲的负担,小婉君从小就帮母亲做各种家务,六岁时就每天到菜市场买菜,回家做好饭就到工厂给母亲送饭,所以工厂里的其他阿姨都认识她,还经常夸她很乖巧。


  母亲每次看到女儿来了都会很高兴,看着母亲开心,小婉君就更加勤奋地帮母亲管理好这个家。


  在这个动荡的年月,能找到一份工作是很不容易的,很多工厂由于受到帝国主义的打压而纷纷倒闭,萍芳工作的纺织工厂也不例外。失去工作的萍芳,再次面临这个严峻的生存难题——没钱。


  本来柔弱的身子,经过多年来生活的无情摧残,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光彩,变得瘦弱干瘪,皮肤也变得黝黑粗糙,昔日清澈纯净的眼睛也因为没日没夜地刺绣而变得模糊不清,还经常伴有几声咳嗽,严重时还咳出了血丝。


  失业之后的萍芳身体更是日渐下滑,没过多久就病倒在床上,从此养家糊口的重担就落在了年仅九岁的小婉君肩上。


  萍芳已经病倒了一个多月,小婉君每天天还没亮就要起床煮粥,喂生病的母亲。接着去山上采摘新鲜的野花到集市上卖,把卖花挣到的钱拿去给母亲买药,回家熬药给母亲喝。


  萍芳每天看着女儿这么辛苦,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不由得怨恨自己没用,怨自己错信他人,错付终身。


  每当女儿出去挣钱,她就自己一个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后来她开始追忆起她的父亲,那位拥有强大、温暖臂膀的“伟人”;她回忆起她的童年时期,自己与父亲生活的点点滴滴;她常常在想,如果父亲还在世上,她就不会被大夫人赶出来,自己的人生就不用这么坎坷了……


  母亲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喝了很多药也不见有任何起色,已经变得越来越喜欢说胡话了。


  小婉君常常伏在她旁边听,还是听不懂她说什么,她说的话喃喃不清,跟她说话她也不理你。小婉君常常听到母亲口中念念有词,说什么“凌”、“尘梦”之类的。小婉君想:母亲可能是想念父亲了,我要把父亲找回来!


  小婉君到真的是这么做了,她比以往更加努力卖花,把卖花挣回来的钱留下一小部分慢慢积攒起来,用来做以后找父亲的费用。


  她想,只要把父亲找回来,母亲就不用每天夜里默默地流泪了。小婉君心底里还是很渴望有一个父亲在身边,其他的孩子都有父亲疼、有父亲爱,自己的父亲却从小不在自己身边。


  每次在集市卖花,看到别人家孩子拉着他们父亲的手一起从自己身边走过时,自己心里都是酸酸的,那种感觉很不好受。


  她对父亲的印象,仅仅停留在父亲当年离去时那模糊的背影。她哭着喊着“不要走”,可是父亲却还是提着行李走了,一走就是七年,再也没有回来过。


  就这样又熬过了两个月,小婉君还是如往常一样去集市卖花,家中生病的母亲就拜托邻居家的王大婶帮忙照看着。可还没等小婉君买药回来,王大婶就叫自己家的小妮儿跑来集市寻她。最后小婉君是赶回来了,母亲这次终于脑子清醒起来,虽然脸色很苍白,但是整个人看起来很精神。


  她亲昵地叫唤这小婉君的小名:“豆豆,我的女儿!”小婉君赶紧跑过去紧紧地抱着母亲道:“母亲,豆豆在这呢!”萍芳也把女儿紧紧地搂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那柔软的秀发,喃喃地说了一句:“凌要来接我了。”说完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双眼从此合上就再也没有睁开过。


  奶奶那本笔记我大致已经看完了,关于笔记里提到的一些事情,我的头脑里也有了大概的印象。原本想着,这么厚的一本笔记,应该可以看很久了,估计要用上一个暑假。可结果却出乎我的意料,其实这本笔记写到一半就没有内容了,我连续翻了好几页,都没有办法在里面找到半点字迹。


  这不禁让我感到发狂,因为笔记中最后提到萍芳病逝后就再也没有内容了,这不禁使我对后面将会发生什么事情而感到好奇。我不能知晓之后会发生什么事,不知小婉君又会遭遇什么事情,还有萍芳说的那个“凌”就是小婉君的父亲吗?


  这一切都是个谜,因为笔记里根本就没有讲清楚,所有的一切语言文字都是含糊不清的,我也是看了很久才把这本笔记里面散乱的内容整理概括出来,并且里面还有一些字我是认不出来的。


  我不禁想起学霸那天的表情,我大概是明白了,她也是跟我一样,在看得正嗨的时候,“小说”就戛然而止了,我敢肯定,她当时的反应就是抓狂。这样想想,心里莫名的嘚瑟起来。

  


【原创】梦中人,与你相遇:第四章

         那天萍芳的父亲与霍瑱宇的父亲在前厅里寒暄,她则是被领到内室里见见霍老爷家中的女眷,顺便也就寒暄几句。


  温婉大方的萍芳很快就深得大家的喜欢,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霍老爷家中二儿子霍瑱宇。


  大家都很爱聊这个霍瑱宇这几年的那些事儿,说他变得怎么怎么的,又不听家人的话,还老爱跟家里人唱反调诸如此类的,一点也没有把萍芳当外人,有时还让萍芳今后多多指点他,萍芳也只得一一答应。


  “瑱宇这孩子呀,这几年去了城里的洋学堂念书,跟那洋学堂里的老师和学生都学坏了,总是一天到晚地往外跑,也不知道在外面瞎捣鼓些甚么?最好不要给我惹出什么事端才好,不然我绝不轻饶他。”


  说话的人已然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可是她那毋庸置疑的语气里就早已透露出她在这个家中举足轻重的地位,虽然言语颇有责备之意,但是里面却包含着满满的宠溺。


  不用猜,萍芳也知道这位一定就是霍家老夫人,也就是霍瑱宇的祖母。她就这样威严地坐在屋子里的最上座,其他的女眷全都簇拥在她的两旁,犹如众星拱月一般。


  萍芳安安静静地在自己的宾客位置上正襟危坐,一颦一笑都显得落落大方。然而此时的萍芳心里却觉得在这里呆着让人觉得发寒,她正努力地克制自己内心的厌恶感,尽量不被别人发现她那暗藏的小心思。


  听大家说了那么多,她也越发地想要看看这位在学堂里学习的霍家二少爷,到底会是个甚么样的人呢?萍芳的心中莫名地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哥哥产生了一丝丝的好奇感。


  我看笔记里对这位霍家二少爷所用的笔墨倒是不多,只是一笔带过了他与萍芳在双方父母的安排下定了亲事,俩人也是在后来才知道的。


  在那个年月,父母包办婚姻是很常见、也是很习以为常的,即使是在“五四运动”之后,在很多的地方也仍保留着这种旧习。


  对于这样的安排,萍芳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一方面,她从小接受的是传统的教育,虽然她的丫鬟小翠也会经常帮她打听外面那些学生游行抗议的勇敢事迹,她的心底里也有着这么一种反抗与挣扎的渴望,可每每需要她站出来,拿出勇气去反抗家里长辈们对她的安排时,她又总是缩了回去,最后总是默默地选择接受家里长辈们的安排。


  另一方面,她自己也对这位霍家二少爷充满了好奇,如今正值青春年少,正是少女怀春的时期,萍芳那不谙世事的少女心正对着这位素未谋面的未婚夫扑通扑通地跳动着。


  而这位霍家二少爷的态度却是与她截然相反。从小就不安分的他,骨子里装着一颗向往外面世界、冲破牢笼的心。


  小时候的反抗倒是不太激烈,家中长辈们也只是当他说的话是玩笑话,也没多大在意,所以并没有发现他那隐藏起来的叛逆。


  后来他渐渐长大,进了学堂学习了很多新鲜的知识,结识了许多新的朋友,还参加了各种各样的社团活动,再加上国家正值内忧外患,他心中那反抗的因子就相比于从前更加活跃了。


  他有理想、有勇气,他希望自己也能像其他同学一样,为中华的复兴而努力,把这大好的青春年华全都奉献给自己的国家,他曾想过去支教。


  当他得知父亲为他选好了一名素未谋面的女子结婚时,他内心对这个家的厌恶感就更加加重了,对这个家的隔阂也越来越深。


  他不愿也像他那位长兄一样,一生碌碌无为,被家中长辈们包办一切,永无天日的拴在这个牢笼般的家庭里。最终,他选择了出走,离开了这个家。


  可以说,萍芳与霍瑱宇的这桩婚事是霍瑱宇离开这个家的契机,也是萍芳人生的转折。经此一事,萍芳的人生从此跌落谷底,再也没有一丝生气。


  在经历了霍瑱宇出走一事后,不仅是霍家人受到了打击,而且连宋家也在名誉上受到了损失。萍芳因为还未成亲未婚夫就跑了,受到了众人的冷嘲热讽,家中人更是对她弃如草芥,就连最疼爱她的父亲也因为承受不了这个打击,怒火攻心病倒了。


  家中从此由当家主母掌权,她以退婚一事为借口咬定萍芳就是个煞星,说她的晦气害得宋老爷子病倒了,硬是把萍芳赶出了这个家,连父亲的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心灰意冷的她已经觉得自己再无生机可言,于是起了个轻生的念头。就在那个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来到了河边投河自尽了。


  每每想起这里,我的心中总是不自觉的为她感到叹息,叹息她生错了时代。我常在想,她若生在我们这个时代,命运会不会截然不同呢?我想不会。


  就在我以为故事就这么结束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些狗血的转折。萍芳虽然投河了,可是没死成,被一艘过往的商船发现了,救了回来。


  这艘商船的主人是一位来自南京的商人,这次来天津也是为了运一些丝绸过来,卖给这边的朋友,恰巧救了萍芳。


  在得知萍芳的身世后,商人对她越加怜惜,萍芳本来就因为他的善良和热心而对他抱有好感,在商人的甜言蜜语和百般爱护之下,最后接受了他。萍芳跟着他一起去了苏州做生意,并与他生下了一个女儿,也就是我的奶奶何婉君。


  夫妻俩相敬如宾,非常恩爱,可惜好景不长。才过了一年多的幸福日子,商人就受到一封家父病危的告急信,便匆忙离去,留下萍芳母女二人在苏州孤苦无依。

  萍芳一直在家等着丈夫回来,可惜一直没有他的音讯,倒是等来了“卢沟桥事变”的消息,听说北方正在打仗,而且闹得很厉害,好多人往南方逃了。


  萍芳在报纸上看到说苏州城最近也出现好多逃亡过来的流民,她不禁担心起丈夫的安危,担心他又去了北方做生意遇到危险。所以花了不少银子托人去打听丈夫的下落,结果那些花出去的银子全都打水漂了。


  本来丈夫临走前还留下了一大笔钱还有一座小房子,也足够她们母女用个十几、二十年了,奈何萍芳平日里就花钱如流水,一点也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这些钱不到五年就全都花完了。

  


【原创】梦中人,与你相遇:第三章

        话说这天赵晓月来我家,当时我就在看这本笔记,我是完全把它当成了一本小说来看的,刚好看到萍芳他父亲带她出去拜访友人这里。


  赵晓月一进来就看到了放在桌面上的这本笔记,就随手拿起来看了,我当时看了她一眼,也没有理会就去厨房开冰箱门拿些饮料给她,完全没有留意到笔记她当时吃惊的表情。等我出来时,她已经看得津津有味了。


  “这是你写的小说吗?”见我从厨房里出来,就提高了音量对我发问,那声音比平时足足大了好几倍。


  我当时一听就懵了,停顿了大概两秒才反映过来。“额……不是,这是我奶奶的东西。再说了,我哪会写小说啊!”我表示很无奈,对她翻了个白眼。“说得也是。”她还顺势点了点头,装作若有所思的样子。


  看着她这副自以为是的样子,我的内心恨不得朝她翻了几十个白眼,而她自己却又沉浸在这本笔记里,把我完全无视掉。


  虽然她说的是事实,但是作为一名“自命清高”的学渣,我的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小情绪的。虽然我自己不说,但是心里还是希望这个大条神经能够感觉得到我心里的不爽:这货绝对是故意的。


  有时我自己也会莫名地伤感起来,心想:这也是没办法的,人家是学霸,自己是学渣。从小到大老妈也没少拿自己跟她比较,说自己这也不好,那也不好,你看你谁家的孩子怎么怎么的好,诸如此类的话如同十万吨TNT每天都在我耳旁不停的轰炸着。或许,这就是学渣和学霸做朋友的悲哀吧!痛苦并快乐着!


  “哎!沐子羽,沐子羽,大木鱼!你给我回神!”学霸的大嗓门再次在我耳边响起,把我那远在万里之外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啊!你说啥?”


  “你奶奶写的这本小说不是她自己的故事吧!感觉不像呢!”学霸又开始发言了,对着手中的笔记本皱了皱眉,那样子看起来有点抓狂,我知道她肯定发现了什么,因为她只有碰到不会做的数学题才会这样子抓狂的。


  “我猜不是,那个主角的名字是奶奶的母亲。”学霸听了之后神叨了一句又继续看笔记了,我听力有点差,倒是没有听清,让她再重复一遍,她却很欠扁地回复我:“说了你也不懂。”我当时真想撕了她,因为我怼不过她。


  后来她问我可不可以借给她回去看,被我拒绝了,结果她就说:“没关系,反正也快看完了,下次过来再看咯!”我当时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下一句,只好跟她道别,默默目送她回去,她倒是潇洒,直接了当地甩给我一个大大的背影。


  每当谈到这位朋友,我都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言语来描述她,她平时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就是傻乎乎的,可是脑子却转得特别快,仿佛她发愣的每一秒大脑都在高速地运转,甚至能神游太空。


  我想她应该是属于那种大智若愚的人,还带有一点小学生的性格,但她也就只对我那样,总是一副很欠扁的样子,在别人面前永远都是一只温顺的小绵羊,以致于每当我们拌嘴的时候都会被身边的同学误认为我在欺负她,我这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她就是专门框我这种大傻子的人。


  我以前一直都是傻乎乎地没有真正看明白,其实真正傻的人应该是我。


  我跟她在一起玩那么久也就只跟她吵过一次架,而且还是因为“南京大屠杀”这个历史事件,这在外人眼里,我们的这次争吵却是莫名其妙的,只有我们自己才会觉得愤愤不平。


  因为那天初中历史老师刚好讲到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一些历史事件,我们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就围绕着“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展开一轮激烈的讨论。


  其实我们俩个从小到大都有这么一个习惯,无论是天文地理,还是政治历史,基本上成了我们放学回家后讨论的谈资。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我们分开的那一刻,之后我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当然这也是后话。


  当时的我表现出来的更像是一个“愤青”、比较感性、比较冲动,看问题还是停留在表面。相比之下,她对这段历史则是抱着理性的态度去看待的,她的想法也比我成熟得多。


  我们当时就是因为在争论“该不该投原子弹灭了日本”这个颇受争议的话题而大吵起来,这是我们唯一一次闹得最凶的,现在想想当时还是太年轻,想法太幼稚,太冲动了,中日问题又岂是我们几个小辈之间的口舌之争能解决的呢!


  不过说到这里,“学霸”这个名号还真不是浪得虚名,每次问我借书,很快就啃完了,而我自己却还在那里慢慢嚼慢慢嚼,跟个蜗牛似的。小学老师也不止一次在班上点名批评我做事情慢吞吞的,我后来也不介意了,反正也已经被人骂习惯了,换句话说就是百毒不侵了。


  学霸那种一目十行我是学不来了,我也只好以自己原有的龟速继续往下看,刚好看到萍芳的父亲跟霍瑱宇的父亲在谈论两个孩子的婚事。


  原来俩孩子还是孩童的时候,两位父亲就早已有给俩孩子定亲的打算,只是后来因为萍芳父亲的田业问题,所以这定亲一事就一直延后了,老爷子也是前些天才想起来,所以这天才赶紧带着她过来见见未来的公公。


  按理说霍瑱宇家是也是书香世家,而萍芳家则是传统的地主家庭,家里就是靠租田给佃农和开粮铺来营生的,他们两家结亲可以说是萍芳他们家高攀了。


  可霍瑱宇的父亲也想让儿子早日成家立业,省得他老在外面闹腾什么游行示威,跟着一班坏学生学坏,更何况萍芳也出落得大方得体,当年那个小女孩也已经长大了,是时候兑现当年的口头承诺了。


  从此,在两个孩子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这种传统的联姻方式联系在一起,他们的这一次见面就成了一次变相的相亲了,最后他们各自也是等到定亲的时候才知道的,而事实上,他俩第一次见面都是对彼此之间有好感的,换句话说就是歪打正着的一见钟情,只是这种“情”还只限于友情的“情”。

  


【原创】梦中人,与你相遇:第二章

         时间稍纵即逝,快乐的时光总会过去,一转眼萍芳已经十五岁了,按照当时的说法就是快到嫁人的年纪了,她父亲也就为此开始发愁了。

  一方面,他还不想早早地把自己早已视作珍宝的女儿嫁出去;另一方面,又担心女儿嫁的人家不好,所以琢磨来琢磨去,就是拿不定主意。

  而当家主母倒是挺积极给萍芳找婆家的,估计是怕萍芳留下了跟她儿子争家产吧!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给姑娘找的亲事结果都让老爷子给推了。主母碰了一脸的灰,干脆也撒手不干了,这老爷子又开始发愁了。

  有一天,老爷子依旧带着他的宝贝女儿出去拜访一位世交故友。前些年因为家里的田地出了点问题,导致田里的庄稼大量减产,损失挺严重的,老爷子都忙着修补损失,已经很久没有跟这位好友联系了。

  话说这位好友的住处离萍芳他们家也有好一段路程,他们乘着汽车大概行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沿途萍芳看到了很多穿着学生装的女孩,心思完全被她们给吸引了。她们有的成群结队,有的追逐打闹,有的高声阔谈,看样子都很高兴,这让萍芳心里好生羡慕。

  “父亲,她们是在学堂学习的女学生吗?”萍芳心里暗生羡慕,竟有种想去学堂上学的想法,要是放在以前,这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

  于是她开始偷偷试探父亲,并且偷偷观察他的脸色。父亲的脸上很平静,只是应了一下:“嗯。”或许父亲是知道她这点小心思的,只是假装不知道罢了。

  而萍芳似乎并没有发现父亲有任何不悦的迹象,于是决定继续试探他。“父亲,为什么我不可以像她们那样到学堂学习呢?我也想去!”

  当她说完这话时她就有点后悔了,因为这一次,父亲并没有马上回答她,而是沉默了许久,萍芳突然意识到她犯了一个所有大家小姐都不应该犯的错误,也跟着沉默起来,双方就这样僵着,车上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过了许久,还是父亲最先开始打破这种局面,“你说说看,为什么想要去学堂上学?”萍芳的耳边再次响起父亲平静的话语,她知道父亲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疼爱着她。

  “为什么?”萍芳心里小声地念叨着,“为什么我也想去学堂上学?为什么呢?”她蹙了蹙眉,因为她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念头,或许是一种遗憾吧!一种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的遗憾,因为从来就没有拥有过,所以心中一直渴望着而不自知。

  她不由得小心翼翼地回答父亲的问题:“回父亲,女儿也不知道,就是看到车外那些女学生穿的衣服很漂亮,真的很想穿,所以就突然有这种想法了。”她不知道自己的回答是否会令父亲满意,说话时显得有点底气不足。

  “知道了。”父亲并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平静地回复了一句“知道了”,好像完全没有责备她的意思,萍芳不禁在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心想:还好父亲没有生气。

  父亲轻轻地揉了揉萍芳的脑袋,随后把她搂在怀里,轻笑着说:“傻孩子,你想穿就让父亲给你买,以后不许再这样说糊涂话了,你已经长大了。”

  “不要嘛!父亲!女儿不想这么早长大,女儿还是您怀里的小女孩呢!”萍芳也紧紧地依偎着父亲,父亲身体的温度依然如春日般的温暖,浸染了她整个心房。

  是啊!长不大的感觉真好,如果能够一直这样不用长大,那她今后也不必再去经历那苦涩的人生了!可是这世间没有“如果”,该来的还是要来。

  尽管故事才看到这里,但我的心不知为何却是能预见到接下来的结局,美好的事物终究是难逃毁灭的结局。想到这里,我决定合上这笔记,把它放回原来的箱子里,拿出去交给妈妈保管。

  可是自从从奶奶那所老房子里回来以后,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很不自在。每当自己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的时候,常常会感觉到有一双神秘的眼睛在背后默默的窥探着我。尽管那双眼睛不曾让我感觉到一丝恶意,可是还是让我感觉浑身不自在,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

  我也曾想过把这件事告诉妈妈,可到了最后,这个想法还是被我残忍地扼杀在摇篮里。无奈,我只好和这双不知名的眼睛共处了好长一段时间,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渐渐地习惯于有这双眼睛的存在。像这样即便在我一个人面对这泛黄的四面墙发呆时,也可以感受都屋子里还有一丝“人气”。

  我唯一把这件事告诉了一个人,她就是赵晓月,她是我从小学到初中都在一起玩的同学,和我做了九年的同班同学兼同桌,也是我唯一一个比较靠谱的朋友。对我来说,她就是个学霸。

  无论在班里,还是在级里,她的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印象中她最厉害的一次应该是考上了全年级第三名,在我们班上是第一名。初一的时候还获得了去香港外出交流的机会,当时在我们班上还是引起不小的轰动,像我们这些普通的孩子都只能对她投向羡慕的眼光。

  因为对于我们这种自小就生活在山区里的孩子来说,外面的世界就像是一个天堂,有着太多美好的幻想和期待,就像一首老歌的歌词里面写到的那样:“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孩子们对外面世界的幻想没有一天停止过,总会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看看外面的天有多高、海有多蓝,世界有多大。

  事实上,我们这些孩子有的人真的做到了,有的人可能一辈子就只待在这个远离海洋的小山村里,外面的世界确实很精彩,但也只有真正去过外面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过中的辛酸与无奈吧!

  

【原创】梦中人,与你相遇:第一章

         梦再次把我惊醒,我拿过闹钟一看,时间果然又是停留在“4:00”的位置。

         我竟不记得是从何时起,凌晨4点被梦惊醒就成了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变成了我存在的唯一理由:一个梦中的窥探者,享有永生不灭的灵魂,但相应的也要遭受诅咒般命运,这邪恶的咒语将深深地流淌在灵魂深处,生生不息。

  这是奶奶去世以后发生的事,尽管时隔这么久,但那曾经发生的种种,到至今为止还从来未曾在我的记忆里消散过。如同梦魇一般,梦中人的身影也时常在我的梦里徘徊,徘徊……

  记得那时候我刚好初中毕业,终于有了几个月的空闲时间。我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过上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属于自己的暑假了,可是现实告诉我,那都是我的一厢情愿。

        我的又一个长假再一次被我妈强行征用了,因为妈妈是个强势的人,只要是她决定的事情就必须要按照她的指令去执行,而我的性格又比较软弱,所以我连说个“不”的权利都没有。

        尽管我是万般的不情愿,可是该来的还是要来的,这一切始终是躲不过去的,我也只能再一次败给现实,去面对这种在我生命中重演过无数次的场景。

  记得那天是雨天,早晨六点钟左右,我妈就要我起床,带着我火急火燎地去汽车客运站,去搭乘那些去往乡村的中小型客车。

        我们的车沿着一条蜿蜒的公路前行,道路两旁的景色不停地变换着她迷人的妆色,可是此时的我早已被浓浓的困意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这些美丽宜人的景色半点也没能成功地引起我的注意。

        等我们再次来到奶奶曾经住的老房子时,已经是中午时分。我们不得不等到下午再收拾,而这本笔记本,完全是在这一个偶然的情况下得到的。

  我们来到那屋子跟前,看到的是这样一番景象:这是一座破得不能再破,残得不能再残的老房子了,类似于清末民初的那种青砖瓦房。

        屋子的房梁早就因年久失修而破败不堪,前厅就是因为前几年这一带刮台风、下大雨而倒塌的,奇怪的是只有奶奶曾经住的那间房到现在还仍是完好无损。

        听说奶奶死后那房子就上了锁,谁也没有进去过,随后就一直这样丢荒着,奶奶的其他儿子也没有一个过来收拾收拾奶奶的遗物,就让他们一直这样待着,以至于多年以后这里还是一片狼藉。

         我和我妈来到这里时,这里的草都已经高过我头上去了,墙上早已爬满了斑斑的青苔。完全和记忆中的不一样了,没有了人的气息,有的只剩下孤寂和荒凉。

  说实话,我对奶奶这个人没有什么记忆,她在我的记忆中也不曾存在过。我对她的片段印象更多的还是来自于我妈跟其他人闲聊时的那些只言片语,家里人也从来不会跟我说起过其他更多的关于这位长辈的话。直到那本笔记本的出现,才使我对这位老人的故事更加感兴趣起来。

  这本笔记还是挺厚的,起初我没并有发现它,因为刚进奶奶的房间就差点被里面的霉味给熏到了,后来是在她那衣柜里的一个铁箱子里找到的。它就藏在一个普通的铁箱子里面,安静地躺在一个精致的小木盒里,用一条黄色的缎子紧紧地包裹着,和它一起躺着的的还有一块被血色染红的早就停了的怀表。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这么多年都过去了,那笔记本和小木盒依然跟新的一样,完全看不出被岁月腐蚀过的痕迹。

  我后来翻开来看了一下,发现这笔记本主要是用来记录了奶奶她母亲的故事的。有点类似于日记,可是很多都没有具体完整的日期,完全就是在简述一段混乱的历史,可是我却是没忍住,继续往下看了。故事一开始是这样的……

  奶奶的母亲,也就是我的曾外祖母,她姓宋,是天津城里的一户大户人家。她是在民国九年的那个春天出生的,她父亲就给她取了个名字叫萍芳,乳名芳芳,具体含义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她是一个庶女,母亲在她刚出生不久就断了气。

         后来家里的当家主母(也就是他父亲的大夫人)就请了位大师过来给她算命,还说了什么命犯天煞诸如此类的混账话。屋子里的人都各怀鬼胎的,他们已然知晓这其中的端倪,却还是跟着一起应和着。老爷子倒是个明白人,当场就识破了大师的鬼话,而且嘱咐了屋里人,从今以后不许再提这事儿,这场闹剧也就这样草草了结了。

  其实萍芳的孩童时期也算过得挺幸福的,高门大户的出身,从小锦衣玉食,又有慈祥而疼爱她的父亲,这在当时是很让人羡慕的。无论在何时何地,萍芳总会常常想起父亲抱着自己一起到河边看鱼的场景,父亲的音容笑貌早已深深地映刻在她的骨髓里。

  在后来的日子里,父亲对她也是越发疼爱了。在她小的时候,父亲无论到哪儿参加活动或是聚会都会带上他这位宝贝的千金,哥哥们也常常因为父亲的偏心而嫉妒和排挤她,这让她的心里很难过。

        她那些哥哥们都是父亲和其他夫人生的,而她的母亲其实是她父亲最小的夫人。听说他们的感情很好,母亲去世后,父亲再也没有娶过其他夫人了。在众多孩子中,最疼的也是萍芳,她是他唯一一个女儿。

  萍芳从小就长得水灵,而且很聪慧,非常招人喜欢。她父亲就将她当成是重点的培养对象,给她在家里请来了最好的女师傅,教她琴棋书画,四德女红,就是怕她像外面那些学生一样学坏,希望她能够成为一个贤良淑德的大家闺秀,就像她那温婉的母亲一样。

         果然,萍芳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再过几年,她也出落得越加大方得体,完全由一个小丫头变成了一个大姑娘。

  

前段时间动手画了个书签,也就将就着用了。

【原创】梦中人,与你相遇:楔子

         “世间繁华,只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过中有多少悲欢?有多少离合?又有谁能真正说得尽道得明呢?”

         刚刚失业的报社编辑李旭,独自一人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瞎逛着,看着那一栋栋五光十色的高楼大厦,看着那一条条灯红酒绿繁华大街,他的心中不禁泛起点点波澜。

         他的眼睛湿润了,他不知自己都这把年纪了为什么还是碌碌无为、一事无成,只要一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不知不觉间,他竟来到了位于江城城西的罗江大桥头,许是触景生情,不禁发出这种悲凉的感叹,脑子里竟生出了个一跳了之的念想。

  “既然说不清,又道不明,那先生又何苦再执着下去呢?”一道清冷的声音像是具有穿透力似的,突然传入李旭的耳朵里,此时李旭莫名感觉身后传来阵阵寒气。

         他条件反射般往后看去,发现自己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一名身穿红色旗袍的女子,只见那名女子手执红色油纸伞,那把伞几乎把她的半张脸给遮住了,唯有那张烈焰般的红唇还能够清晰可见,在江雾的笼罩下显得格外清幽神秘。

  “为何要执着下去呢?”那魔性的声音再次在李旭的耳边响起。他很快便缓过神来,不禁自嘲起来,“呵!为何要执着下去?”他看了她一眼,又将头转向江面,自顾自地爬上江边的护栏上坐了下来,喃喃地说了一句:“鬼知道呢!”便久久不在说话了。

  突然,李旭感觉自己头重脚轻,天旋地转,像是被人从后面生生推了一把,整个人就这样直飕飕地往下坠落。惊恐之间,他的脑海里生出了个可怕的想法:是刚刚那个女人?可是她离我至少有三尺远,手根本无法碰到我啊!难道……

  “怎么呢?神游到太空了么?”李旭就像是受到什么激灵一般,猛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还好端端地坐在护栏上,而此时红衣女子早已站在他的身后了。

        他机械般地转过头来,此时终于能够看清红衣女子的精致的脸庞,雪白如脂的肤色在红色的映衬下显得那么的凄美动人,完全把李旭给看呆了:世间竟有如此绝艳的女子!这般我见犹怜的怎么可能是那种东西,一定是我多想了!

  大抵是夏秋更替的时节,空气中早已凝固了些许寒冷的气息,李旭不禁打了个哆嗦。许久,红衣女子打破了这样的沉默:“既然如此,何不请先生移步小店,喝杯花茶,解解烦闷。”

  李旭听了挑了挑眉,转过身来再看那红衣女子一眼,心想:原来是个搞推销的,难怪穿着这么古怪,连说话也是文绉绉的,真是装神弄鬼。也罢,反正心里也是闷得慌,不如跟着美女去看看有啥乐子可以解解乏。

  他们游走在城市高楼林立的屋宇之下,穿行于大街小巷的缝隙之间,如同一只只细小的蚂蚁,在这些高楼大厦面前,人显得是如此的渺小,在浩瀚无边的宇宙面前,轻如一粒尘埃。

  李旭也不知跟着她走了多久,只觉得能够和她一起漫步也是一件让人赏心悦目的事,直到他们终于来到了一家外形古朴别致的茶店门口。门是没有带锁的,女子轻轻地推开了门,便自己径直地走了进去,李旭也只好连忙跟上。只听见“啪”的一声,门很快就自动合上了,李旭被这关门声着实吓了一跳。

  李旭进店之后,偷偷地环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里面就好像是一个密闭的空间,找不到一扇窗,四周都是昏黄连片,只有几盏微弱的烛光在此点缀着,在这样的环境下,真的让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好在店里人很多,倒是给这店里增添了不少人气。一路走进去,周围的服务生都叫领路的那个女子:“老板好!”李旭这才意识到,原来这个让人惊艳的年轻女子竟然是这个店里的女老板。

  女老板将他领到了一张圆桌前,旁边正好坐着一桌正好是三个女生,从她们的衣着来看,应该是南音高中的一年级新生,个个在谈笑风生,也不知道在聊些什么八卦琐事。

        李旭在旁边偷偷听着,感觉她们谈话的内容很是无聊,无非就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要拿出来津津乐道。李旭觉得自己挺厌恶她们的,因为他觉得她们都已经上高中的人了,还这么有闲情逸致,不好好回去复习,跑来这里谈天说地,整天讲那些情情爱爱的破事,比如说:那谁谁谁谈恋爱了?这谁谁谁又被人甩了?还有那谁谁买了什么东西给她?李旭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难理解女人这种生物到底为何物了!

  于是他站起来,打算要离开这里。此时,身姿曼妙的女老板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他的身边,轻轻把一杯带走淡淡的白菊清香的花茶递给了他,说道:“这么快就走了?难道你不喝一杯么?”出于礼貌,李旭连忙伸出双手去接过杯子。

        他看了这杯茶一眼,心中竟有种从未有过的渴望,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喝下去!就在他把杯子凑到嘴边准备喝下这杯茶的时,他的心里有那么一秒是犹豫了的,可是当他回过神来才发现把那杯清香扑鼻的花茶喝进肚子里,唯在齿间留下那股意犹未尽的香醇。

         李旭心想:这还是茶么?直到茶也被李旭喝了一大半了,他渐渐发现有种喝醉了的感觉。昏黄的烛光之下,女老板的烈焰红唇上还在不停地摇曳着那烛火的光芒,一袭红衣将她婀娜多姿的体态完全表露无余。

  李旭感觉双颊正滚滚发烫,肚子里莫名觉得有一团乱火在熊熊燃烧。这世间怎会有如此尤物,他不禁在心中意淫起来。

        “该死!”李旭开始有意识地想要克制住自己心中的邪念,可是越是要克制,自己的身体却越是感觉浑身无力,就好像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在背后操纵着你,让自己化作刀著下的可悲的鱼肉。最后能留下来的,也就只有那“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都悲鸣……

  

N久没画画的我今晚终于画了一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