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臻

生平三大爱好:画画,追剧和写小说

【原创】梦中人,与你相遇:第七章

         距离学霸的忽然消失已经有一个多月时间了,我尝试过联系其他的同学,可结果我发现他们通通都说不认识赵晓月这个人,就连曾经的班主任也说我们班上没有这个学生。


  一开始,我还是不相信的,但当我再把小学和初中的相片翻出来看时,我彻底绝望了。因为我发现所有和她一起拍的照片全都没了她的身影。“赵晓月,你到底去哪儿了?”


  我隐隐地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学霸这次消失一定是跟我有关系,不然为什么只有我还保存着跟她关于的所有记忆,而其他人却没有了呢?


  然而新学期的钟声也再次响起,对于学霸消失一事,我目前还没有任何头绪,所以我暂时只能带着那沉重的心情来到新的学校,但我相信只要我不放弃,总有一天我会找到她的。


  听说南音高中是一间百年老校,始建于民国,为祖国培养了大批莘莘学子。


  南音书院就是这个学校的前身,听说这座书院的建成还是有赖一位唐代的诗人。据说他是被贬来岭南这一个小城来做官的,他为官清廉,在当地给老百姓做了很多实事,兴建学堂就是其中一件。


  岭南自古就有南蛮之地的别称,南音书院的建成无疑是为这个小城的启发民智做了极有意义的贡献,所以当地百姓为了纪念他,特地在南音高中建了一座纪念馆来纪念他。


  也正是由于这位诗人与我们学校有些这么深的历史渊源,所以每年新生开学的第一天,学校都会把像这种类似的风风光光的校史叽里呱啦地给新生再讲一遍。


  有的学生可能一开始还会很认真地听着学校训导主任在演讲台上的精彩“演讲”,但听着听着也就开始出现各种走神或是小声议论的现象;还有的学生连听都懒得听了,纷纷拿着笔记本把脸给盖上呼呼大睡,就比如开会时坐我隔壁的那个睡神。


  说到这个“睡神”,那可是我们班上出了名的能睡,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能睡得着,关于这个封号的由来那也是后话。睡神的睡相很是奇葩,有一些好事者大概觉得太无聊了,纷纷呼朋引伴,很快这位大神就被坐在附近的吃瓜群众给围观了,关于他的笑料并且还以一传十,十传百的速度不断像周围的同学扩散开来。


  虽然当时我还不认识这位“睡神”,但是他竟然敢在学校训导主任的眼皮底下蒙头大睡,在我们班里,他可以说是第一人,因为我们班是重点班,班上的其他同学也不敢在老师面前顶风作案,至于坐在背后的搞小动作的那些人,那就不言而喻了。


  别看这位训导主任其貌不扬,身型矮胖矮胖的,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球儿似的,人家可是很有爆发力的。


  听说他是整个南音高中男老师里面踢足球最厉害的,所以他名字叫李球一点都没有叫错。我也是有幸见过一次他与其他男老师放学后在学校操场里踢足球。


  别看他平时走路摇摇晃晃的好像站不稳似的,看样子很不利索,可是踢起足球来,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那可真的是个灵活的胖子啊!


  不过如果真的要说球技第一那肯定是假的,想必也是各位老师有意给他面子,奉承他的。


  毕竟李主任在南音高中做了二三十年的政治处德育处训导主任,那也不是白干的,在南音高中的影响力、公信力和号召力绝对不亚于前任正校长,是南音高中里一位德高望重的人,是全心全意为教育事业奋斗终生的那种人,整天都把“自己是千古罪人”挂在嘴上。


  在南音高中,不管是普通的教师还是新来的校长都要对他敬上三分,更何况是我们这些新来的学生们呢!

  很快,睡神就被班主任涛哥给盯上了,拎着他出去进行一番深刻的思想教育。


  周围的同学把他叫醒,一开始他还一脸的迷茫,毕竟他才刚刚睡醒,就连涛哥站在他背后他也不知道,看他还要揉揉那惺忪的睡眼,就知道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搞得周围的同学哭笑不得,还好没有伸懒腰,不然就要被李主任发现咯。


  好不容易熬到新生大会的结束,本以为就这样可以回去了,结果被涛哥留下来开批评大会。班上的同学虽然没有人在那里抱怨几句,但几乎全班同学都对睡神投向幽怨的目光,搞得他本人非常尴尬。


  可以说,开学第一天就被涛哥拿出来杀鸡儆猴,他也是够可怜的,心里默默为他默哀。


  这位涛哥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年纪轻轻的就当上了地理教研组的组长,又是个不吃辣椒的湖南人,如果手底下没有两把刷子哪能做得了重点班的老师呢?


  这不,过几天一上他的课就可以见分晓了,光想想我的心里还是满满的期待。


  因为听闻这间南音高中的校内环境很好,保留了很多历史文化古迹,我就特地在下课时去校内四处瞧一瞧,到处逛一逛,领略一下这里的人文气息。


  不过说实话,这间南音高中的校内环境的确比现在的某些大学的校内环境要好很多,四周都有绿树环绕,鸟语花香。枝枝叶叶之间相互盘曲交错,树与树之间又相互映衬,显得格外错落有致。


  那一只只机灵可爱的小松鼠在那一棵棵高大挺拔的银杉上上蹿下跳,每天早晨我们到操场上排队做早操的时候,它们都会从树上窜下来坐在树下认真观看,那样子甚是可爱。在这里,无论你走到哪儿,那都会是一副优美的画卷。


  校园内除了有优美宜人的自然风光,还保留了很多珍贵的历史遗迹。


  在这里,没走几步又是一个亭台楼阁,再走几步就是一个小桥流水,曲水流觞,到处都有唐朝诗人墨客留下来的题壁,经过了那么多年风雨的洗刷依然丝毫未损,甚至连那石壁上的朱红也依然清晰可见。


  但有的却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要么是被毁于抗日战争时期的烟火之下,要么就是碑文石刻早已遗失,再也找不回来了,这对学校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很漂亮的蛇

【原创】梦中人,与你相遇:第六章

    说实话,我觉得笔记里面所记的事情都很狗血、很扯淡,里面所提到的很多情节,很有可能就是我们每天正在看的那个电视剧里的老掉牙的桥段,对于这点,我跟广大看客的心态差不多,甚至会有点沾沾自喜,对里面人物的做法进行诸多吐槽。


  想到这里,我好像受到什么灵激似的,突然想要把自己这个自认为惊世骇俗的发现告诉学霸,于是说干就干。


  我迫不及待地把信息发给她,可是等了很久还是没人回复。这个情况从她上次走后就一直持续到现在,算算时间,已经快三个星期了。若换作是之前,她基本上每隔三天就会来我家找我,或者是发长长的一大段信息给我(因为她觉得打电话很贵,我承认她是有点抠)。


  这个规律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没变过。不过最近她倒是很奇怪,突然失联了。不知为何,我的心里莫名地担心起来。因为最近我老是一直在做同一个奇怪的梦,心里总是预感将要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事实上,我家离学霸家很近,只需要十几分钟的路程,可是我是个宅女,鲜少去她家。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也是个懒人,要想去她家就必须经过一个很大的斜坡,走这段路非常辛苦而漫长;要我突然走这里,我是不习惯的,也走不动,每次我去到她家时都是累得气喘吁吁的。


  而今,我再次登上了这个大斜坡,顺着以往的记忆去找寻学霸的家。记忆中,穿过这个大斜坡,还有一个相对平坦却又很长的小斜坡,只要过了这个小斜坡,再向右转就会看到她们家的那所房子了。


  那是一座两层楼高的老式房子,屋外的装饰风格还是继续沿用着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设计,还有一些带有镂空花纹的小窗子,唯一不同的就是门前那扇新装上的左右开合的不锈钢大门,还有屋顶那个矮矮的葡萄架,葡萄架上的叶子略微显得干瘪枯黄,也没有见得着一颗葡萄。


  学霸家中还有一个比她小两岁的妹妹,名叫赵晓星,看起来是个挺机灵的女孩。上一年级的时候,我还经常和学霸一起去幼儿园接她妹妹,所以我跟她妹妹也挺熟。


  说起来,学霸家里也不是什么大富之家,父亲是个在工地里打散工的,母亲则是在我们家附近的那间纺织厂里当缝纫女工。两人结婚时都已经四十多岁了,所以学霸经常调侃着说,自己绝对是国家号召的“晚婚晚育”的产物。


  记忆中,学霸的家里住在一楼,屋子里很黑。我有一次去她们家玩,看着她妹妹就趴在门口做作业,屋子里没有一丝亮光,我小时候常常会说她们:“这么黑,怎么不开灯?”她们都是回答我;“看得清,不用开灯。”后来问多了,我就不再问什么了。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眼睛也不同于一般人那么灵光,视力很差,所以当时听了她们的话也只是简单的归结为自己的视力不好、看不清,她们视力比我好、看得清。后来想想,从前还是太年轻,想法太幼稚、太单纯,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屋子里,纵使你视力再好也不可能看得清本子上那稚嫩的字迹的吧!


  汗水从额头上滴落下来,一滴又一滴地打在我的那厚重的眼镜上,把我的绵绵思绪从虚幻中拉回现实。


  此时,我已经把这一个又一个的坡爬完了。当时正值炎炎夏日,再加上我以前也没有晴天撑伞的习惯,汗水早已把我身上的短衬衫给打湿了。


  毒辣的太阳也把我的两个脸颊烤得通红,我感觉又累又渴,只想快点去到她们家,因为那里足够凉快。可结果往往是不尽人意的,待我来到记忆中学霸家的住址时,映入眼帘的是另一块平地,原本立在此处的旧房子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不知道学霸去了哪里,如同在我的梦中一般,她消失了,连同她们家的房子一起消失在这个偏僻的小巷中。


  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的记忆出错了,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去过她们家了,学霸也从来没有跟我提过她们家要搬家的事情,所以我一直都无法相信她已经消失的事实。


  我尝试着在她们家附近找,可是并没有发现那所老式房子,在这附近的都是一些外墙镶上瓷片的新房子。我也试着去附近那家建在大斜坡与小斜坡交接的老人麻将馆里找人询问,得到的答案要么是“不知道”,要么是“这附近没有姓赵的,全部都是姓黄的”。


  这一天,我的心情极差,几乎跌入了谷底。对我来说,赵晓月是我从小到大一起学习的同学,一起玩耍的伙伴,也是我从小到大唯一的好朋友。


  平日里,在我身边也不乏“朋友”,但严格意义上讲,这些人其实并不算是我正真的朋友,他们更多的只不过是我所认识的陌生人罢了,我们彼此之间并没有过多的交集,淡淡的如凉水一般,大家都只是在各自世界同样路过的陌生人。


  说实话,我并不知道其他人对朋友的评定标准是如何,对我来说,朋友是真正理解自己、懂地自己的人,是在自己无助时能够一直默默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是在他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也会对他不离不弃的人,这样的人才有资格称作自己的朋友,而赵晓月就是这样的人。


  我很难想象在今后没有她的日子里,我会变成什么样,不过有一点我是知道的,如同俞伯牙没有了钟子期,世上再无知音。我承认,在某些方面,我是太依赖她了。


  在学霸离奇消失之后,我那如同死水一般的生活,悄悄荡起了一串小小的波浪。我已经有好多天都沉浸在失去好友的苦闷之中,可日子终究是一天又一天地过去,我的生活还是如同从前那般浑浑噩噩,不知老之将至,也不知庄周会不会真的变成了蝴蝶。眼前早已一片空白。到最后,还在我的脑子里回荡的,估计也只剩下那一丝凌乱、模糊的片段了。


  残酷的是,过去的梦魇却并不因为我的堕落而就此将我放过,反而变得越发的凶悍,在我不注意的情况下突然闯出。


  在梦中,我永远都看不清楚自己的脸,那断断续续的记忆时常会伴着我的醒来而从梦中带出,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又慢慢地在记忆中隐藏起来,当我想要仔细回想的时候,脑子里竟早已没了他们的踪影……